魔都与新城|陈建勋:为什么松江需要尽快引进全球专业投行 视频剪辑、包装:章力凡(实习生)后期统筹:余晓冬(04:13)

  2020年,松江新城所在松江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37.11亿元,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提升至29.0%。作为松江新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引领,G60科创走廊已集聚了将近2000家的制造企业,贡献了极高的工业总产值。十四五期间,如何进一步将G60科创走廊做深做实?

  《魔都与新城》系列纪录片拍摄过程中,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上海社科院区县研究中心主任陈建勋。陈建勋认为,要尽快引进细分类的精品投行,为G60的制造业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未来这里将会形成为制造业提供专业金融服务的集聚区,与陆家嘴金融中心、大虹桥贸易中心并立,丰富上海的金融业,为整个长三角制造业提供更好的服务功能。

  澎湃新闻:建成独立综合性节点城市,松江新城在规模上已经达到一定体量,未来如何实现自循环和强链接?

  陈建勋:要了解松江新城独立综合性节点和自循环的含义,首先要了解松江新城建设的历史。松江新城作为上海*一个成规模成枢纽的新城,它的发展体现出了连续性、稳定性和创新性。因此,对于松江新城发展的过程、取得的经验和碰到的问题进行系统评估,我觉得非常有必要。从目前来看,松江的规划、交通、动能正在经历着全方位的迭代。

  首先,规划决定方向。20年以前,松江新城是作为*一个新城率先启动开发建设的。实际上,当时嘉定制造业基础比较好,上海市政府本来想把嘉定新城作为*一个新城建设,但是当时英国阿特金斯公司做了泰晤士小镇的规划,打动了上海市领导。所以,市政府决定把松江新城作为上海的*一个新城来建设。当时我们建新城的时候,更多的是要考虑疏解中心城市的功能,所以2000年以后有了“一城九镇”的概念,其中要考虑两个因素,一个是中心城区的人口要往郊区疏解,中心城区旧区改造以后需要动迁安置房。第二个是要通过建大居和共有产权房等抑制房价。

  今天新一轮的新城建设,着力点、出发点完全变了。今天我们搞新城建设,不是纯粹为了解决上海自身发展的问题,也不是为了纯粹解决郊区自身发展的问题,现在讲的新城是未来上海城市发展战略重要的资源、重要的支撑。新城要成为国家赋予上海自贸区建设、创新中心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建设等国家级战略的功能性平台。考虑到上述功能的布局,所以我们对新城的规划一定要有辐射性、带动性和战略连接性的思维。因此,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提出新城是独立的、综合性的、节点性的城市,道理就在这个地方。

  在这个大格局、大的宏观背景下,这一轮的新城建设,不是为人口而人口,为交通而交通,为项目而项目,而是要打造全球城市建设、社会主义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功能性平台。二十年来,松江新城已基本建设成为人居环境优美、功能配置齐全、综合保障完善的郊区新城,人口与用地规模位居上海五个新城前列。但同时,松江新城也存在一些短板,包括新城城市中心集聚度不高、重点地区显示度不足;与市中心快速交通联系不畅;产业用地绩效有待提升;新城与长三角周边同等级城市发展水平存在差距等问题。

  其次,交通决定空间。10年以前,沪杭高铁投入使用,松江抓住契机,开始推动9号线与之对接,从上海南部的江浙地区特别是浙江进入上海的人,可以在松江实现换乘,使得松江成为枢纽节点型城区。

  相比20年前只有1平方公里的泰晤士小镇,现在超过9平方公里的松江枢纽的建设规模和力度是突破性的。“松江枢纽”地区位于松江新城南部,总面积约9.15平方公里,北至金玉路、南至申嘉湖高速、西至玉树路、东至松卫北路,力图打造成面向未来、开放活力、形象鲜明的新城公共中心,强化新城集聚度和显示度。

  未来松江新城将围绕联通长三角、对接中心城、优化内部交通网络三个方向,构建起实现“30、45、60”的独立完善的综合交通体系,即30分钟实现松江新城内部通勤,45分钟实现松江新城与中心城区、其他新城乃至近沪城市的便捷通达,60分钟实现松江新城到重要国际枢纽的通达。沪苏湖铁路的建设将松江南站升级为松江枢纽,成为继上海虹桥站之后的又一综合枢纽客站,充分发挥其作为上海西向综合交通枢纽的对外辐射能力。

  这逾9平方公里对松江新城节点建设非常重要。这片区域将会是集交通、商务、创新企业为一体的区域,是整个松江新城的核心区,这就是交通条件革命性变化所带来的空间。松江新城要担当独立节点的功能,要通过交通强链接,承担起长三角一体化融合的节点功能。

  第三,科技决定动力。当年松江提出G60走廊概念的时候,是想把交通路口变成市场的市口,变成产业资源的接口,变成贯通产业链的产业发展大通道。现在我们要把G60建设成为上海建设科创中心的重要战略走廊,建成长三角科创产业的重要载体。据已经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在*一章*一节和第三章*一节分别明确:“建立G60科创走廊等一批跨区域合作平台,打造科技和制度创新双轮驱动、产业和城市一体化发展的先行先试走廊”。《长三角G60科创走廊产融结合高质量发展示范园区建设方案》中要求进一步集聚金融资源更好辐射到九城市广大产业园区和科创企业,加速促进创新链、产业链、金融链深度融合。与此同时,上证G60创新综合指数增强型基金产品发行,将有助于引导社会资本更多投向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业,更好服务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因此,G60走廊被赋予科创功能,是对原来制造业的迭代。松江首先提出来要从制造到创造,G60科创走廊成为了松江新城发展的新动能,G60科创走廊的建设,将进一步打通从科技强到企业强,再到产业强、经济强的通道,从而实现产业、科技、金融要素的精准的强链接。

  总体上,规划是引领方向的,交通是带动空间的,科创是形成动能的。交通的强链接给产业空间布局和居住空间布局带来了新的变化,优质社会资源的落地才会有现实性、可能性。另外,随着空间便利度提高,企业配套时间缩短,产业专业分工也有可能。所以,能够在一个更大的区域内形成强链接、自循环。

  澎湃新闻:与其他四个新城相比较,松江新城的优势体现在何处?怎样将现有优势发挥更好?

  *一,相比其他新城,交通是松江新城相对的长板。强链接中,*一重要就是交通的强链接,没有交通的强链接,其他资源的配置就无从谈起。第二,G60是松江得天独厚的一个优势。现在要思考怎样把G60做实,比如这一轮浦东提出来的社会主义引领区里面,宣布成立科创板的服务中心, G60的企业与科创板怎么做好实实在在的对接?上海的金融牌照是*全的,松江怎么把这个政策用足?打造产融结合新高地是长三角G60科创走廊建设六大功能支撑点的重要内容,产融结合高质量发展示范园区的建设,正是新形势下探索如何更加深入推进产融结合新高地建设的有效路径。经过多年建设,长三角G60科创走廊集聚了丰富的金融要素。

  同时,全球著名的专业投行现在基本上都已经进入了上海,但是很分散。这类投行就是为制造业企业服务的。这些投行的老板大多是从制造业里面出来的。这类企业不是综合性投行,不是摩根斯丹利这种,有的人专门做酒具,有的人专门做洁具,分工非常细,我们叫niche market(利基市场)。松江是一个门户,如果能够把长三角的专业投行集聚到松江,将会进一步丰富上海的金融业,也为整个长三角制造业提供非常好的服务功能。

  引进专业投行这件事情我觉得蛮重要,如果松江能够把这一类的人集聚起来,那不得了了,但是上海现在没人专门去做这个事。这实际上是松江所需要的,这也是强链接,强科技、强企业、强产业、强经济。这个链接的主体是谁?政府不能老是跑在*一位,所以制定扶持专业投行的专项政策很重要。G60现在空间有了,产业资源有了,科技政策有了,系统的金融服务还比较缺乏。松江新城如果能够成为长三角全球专业投行的集聚地,松江这个地方的能级层次就完全不一样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是松江?嘉定汽车产业、青浦数据产业、南汇战略新兴产业也集聚了大量优质企业。

  陈建勋:其他几个新城暂时不具备这种条件。不要忘了松江的优势就是交通枢纽,这是其他几个新城所不及的。金融、贸易是和交通枢纽绑在一起的。为什么上海是金融中心?因为上海是航运交通中心,是沿海南北中心节点江海交汇口。当然现在空间概念变了,松江这个地方是新物理空间、数据空间的交汇地。

  G60这里是一个节点,从联通长三角来看,目前进出的便利程度可能比陆家嘴还要好。未来松江新城,特别是9平方公里这个区域,会形成一个专业的CBD。大虹桥做贸易、陆家嘴做金融,松江的9平方公里的功能有别于这两个地区,就是为制造业提供专业金融服务的专业投行集聚地。

  澎湃新闻:针对战新产业,央企、国企都有专门的产业基金,这类与专业投行在投资方向上有哪些不同?

  从产业来看的话有三类,*一类是承担国家竞争战略的,是央企要做的,国家级创新中心要做的。第二类是长三角城镇化进程做配套服务的,即维护城镇化安全运行的配套产业。围绕着城镇化安全的配套产业大约有800多个子行业。第三类是新国货、中高端消费这一块。后两类产业是抗经济周期击打的,跟经济周期波动关系不大,所以后两类产业有助于提高新城发展的稳定性可持续性。专业投行有很大一个部分是投这两类行业的。

  新城建设中的潜在风险是,招进来的产业暂时未产生效益,比如科技类的还在孵化;或者是一些大的项目,往往产业系统性风险一来,波动会很大。但是城市的发展要连续性,急需要有抗经济周期波动击打的产业。

  澎湃新闻:和其他新城不同的是,松江大学城给松江发展提供了丰富的人力资源。未来松江发展产城融合,您有哪些建议?

  首先,应该是学城融合。松江大学里有很多科研项目的产业化,跟新城产业化之间如何对接,这要借鉴日本千叶县的柏叶新城,柏叶新城与所在地区的大学提出“环境共生”的理念,包括产业环境、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的融合及相互促进,松江大学城与新城在如何共生方面,还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第二,要关注创城融合,创业和新城怎么融合。松江新城,怎么营造创新创业的环境是一篇大文章。这方面我认为要对标两个地方,一个是五角场的创智天地,特别是松江9平方公里的高铁枢纽这一块,怎么样来对标五角场的创智天地。罗康瑞先生提出了在五角场要建设知识工人的乐活社区。罗康瑞认为,现在企业里工作的都是知识工人,跟传统的产业工人对社会的需求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知识工人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企业的创业创新活动就不会很好地开展,现在是要“抓生活促创造”。所以要思考怎样为日间就业人口和晚间创新创业活动提供更好的平台和空间,所以松江新城又必须是创城。

  产城融合要建立在新三维空间概念的基础上,*一个是新的物理空间,这是快速交通带来的革命性的变化,松江新城的经济地理空间在变。因此产城融合的半径在扩大,半小时高速铁路或城轨交通圈范围内的,都是松江新城的产城融合范围。人住松江新城,可以去半小时以外的区域,包括临近的江苏、浙江城市上班,也可能是住在临近地区的,半小时就来到了松江新城上班。第二个是数据空间,这是互联网技术所带来的全新空间,这个空间带来了全新的创业方式、创新方式。对产业的影响表现为数据产业的高速发展;工业品研发设计产业迅速发展、工业互联网技术进一步深化、专业化的工业品交易平台得以建立;通用品牌诞生的速度越来越快,新国潮品牌的创建得以可能;第三个是人与人交往的全新社会空间。年轻人的交往方式变了,交往空间除了企业办公室、住宅,更重要就是第三交往空间,这种空间往往集合生活、娱乐、工作为一体。如果松江新城的第三元空间打造得非常有特色,就会吸引江苏、浙江、上海周边地区的年轻人纷至沓来。所以,未来的松江新城产城融合,可以从以上三个层次来理解。